當前位置:
首頁
> 互動交流 > 調查徵集

關於公開徵求《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意見建議的通知

發佈時間:2020-10-19 15:10 瀏覽次數: 字體:[ ]

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對《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進行了初次審議。現將該草案及其説明在江西人大新聞網公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建議。歡迎社會各界人士直接登錄江西人大新聞網提出意見建議,或者將意見建議以信件、傳真、電子郵件等方式反饋至我委。徵求意見截止時間:2020年11月10日。

通信地址: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法規審查處

郵編:330036;電話、傳真:0791—88900395

電子郵箱:jxrdfgwfgssc@163.com

江西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2020年10月19日

關於《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的説明

——2020年9月27日在江西省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上

省發展改革委主任張和平

主任、各位副主任、祕書長、各位委員:

受省政府委託,現就《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以下簡稱草案)作如下説明。

一、制定的必要性

(一)制定條例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優化營商環境決策部署,配套實施國務院《優化營商環境條例》的需要。2019年5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視察期間主持召開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工作座談會,強調中部地區要向東部沿海地區看齊,對標國際一流水平,着力營造穩定公平透明的營商環境。李克強總理多次強調要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做好優化營商環境這篇“大文章”。2019年10月22日,國務院出台《優化營商環境條例》,為進一步優化地方營商環境提供了指引,同時也要求各地進行進一步細化。制定條例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的重要舉措,也是確保國家條例在我省落地見效的客觀需要。

(二)制定條例是提升我省營商環境法治化水平的必然要求。營商環境是生產力,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我省營商環境建設,近年來,部署推出了一系列創新性強、影響力大、行之有效的改革政策,構建了我省優化營商環境政策框架體系,形成了大量有效的經驗、做法,迫切需要通過立法將這些政策、經驗、做法上升為法規制度,使其進一步系統化、規範化,增強其權威性和法律約束力。

(三)制定條例是促進我省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的有力保障。當前,我省正處於爬坡過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但我省營商環境還存在一些制約因素亟待解決,如一些幹部“怕、慢、假、庸、散”作風、地方政府失信、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政務服務領域辦事難等問題依然存在,制定條例,有針對性地解決這些問題,有利於縱深推進優化營商環境改革,進一步增強市場主體信心、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為我省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提供有力的制度支撐和法治保障。

二、起草過程

《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已納入省人大常委會和省政府2020年立法計劃,年內製定出台。省發展改革委作為牽頭起草部門,2019年以來,赴上海市、南昌市、九江市、吉安市等地開展專題調研,在對標國務院《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借鑑北京、上海等先進省市經驗做法以及廣泛徵求各設區的市政府和省直有關部門意見建議的基礎上,研究提出了草案送審稿,於2020年5月26日提交省司法廳審查修改。

按照立法程序,省司法廳在審查修改過程中,書面徵求了31個省直部門和10餘家企業的意見,會同省發展改革委赴安徽省、廈門市、九江市等地開展了立法調研,召開了專家論證會、部門協調會,組織了省法律顧問團進行論證,並通過網站向社會各界公開徵求意見。根據調研、論證、徵求各方的意見和建議,對相關條文進行了反覆推敲和多次修改完善,形成了草案。2020年8月18日,第51次省政府常務會議討論通過草案,現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議。

三、總體思路

草案以打造政策優、成本低、服務好、辦事快的營商環境為目標,在起草過程中,一是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針對性。圍繞破解制約營商環境的難點堵點,聚焦企業反映的市場準入難、融資難、轉型難問題,明確了一系列優化營商環境的具體舉措。二是堅持特色創新,突出“江西元素”。大力推動我省降成本優環境專項行動系列舉措落地落實,推行綜合窗口“一站式”服務、延時錯時預約服務、“贛服通”掌上辦、惠企政策兑現,開展省領導掛點幫扶等創新特色做法。三是細化國家規定,增強可操作性。在國家條例基礎上,進一步明確了我省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的組織領導體系、考核監督體系、責任追究體系,並對保護市場主體權益、淨化市場環境、優化政務服務、規範監管執法、加強法治保障等方面內容進行了細化和補充。

主要內容

草案共7章70條。分為總則、市場主體保護、市場環境、政務服務、監管執法、法治保障、附則。

“總則”。主要明確了我省優化營商環境的基本原則、工作目標、組織領導、管理職責、評價和激勵機制、社會監督等方面內容。特別是針對我省營商環境中思想不解放、氛圍不濃厚問題,鼓勵在實施國家戰略中進行制度創新,定期開展營商環境評價,實行正向激勵和反向約談機制,並確定11月1日為江西營商環境日。

第二章“市場主體保護”。主要明確了平等保護各類市場主體、保護中小企業和中小投資者、保護產權、規範行業協會商會等方面內容。特別是針對市場主體不公平待遇以及侵權問題,作出了依法保障各類市場主體平等使用要素、平等享受支持政策,依法保護市場主體經營自主權、財產權和其他合法權益,保護企業經營者人身和財產安全,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等相關規定。

第三章“市場環境”。主要明確了落實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加大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加強公共資源交易監管、促進人力資源有序流動和合理配置、落實減税降費、創新創業服務、降低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融資成本等方面內容。特別是針對一些地方政府隨意更改政策、超越權限承諾招商引資條件、不履行和企業的協議等問題,作出加強政務誠信建設的規定;針對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作出融資支持、拓寬融資渠道、幫助企業紓困解難等系列措施的規定。

第四章“政務服務”。主要明確了創新政務服務方式,推進我省政務服務“一網通辦”“掌上辦”,加快推進全省網上政務服務平台建設,規範各地政務服務中心建設,深化綜合窗口集成服務改革,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等方面要求;並對投資、工程建設、跨境貿易、納税、財產登記、中介服務等與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密切相關的重點領域,提出了服務便利化的具體要求。特別是針對如何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明確了建立健全政企溝通機制、省市縣領導掛點聯繫幫扶等工作機制。針對企業普遍反映的涉企政策獲取不方便、不及時問題,還明確了涉企政策的公開和兑現要求。

第五章“監管執法”。主要明確了公平統一和公開透明監管執法的要求,包括實行監管事項目錄清單、“雙隨機、一公開”監管、包容審慎監管、“互聯網+監管”、以信用為基礎的分級分類監管,以及“行政執法三項制度”、行政執法裁量基準制度等。特別是針對執法檢查過多過頻、執法“一刀切”問題,作出了推行綜合執法、聯合檢查、慎重實施行政強制、一般不予限制市場主體生產經營行為等規定。

第六章“法治保障”。主要明確了涉及市場主體的政策制定公平競爭審查及合法性審核制度、涉企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和維權投訴機制、影響營商環境的責任追究機制以及在法治框架內大膽探索和先行先試的容錯情形。特別是針對執法、司法中對企業財產、企業經營者人身採取強制措施過度問題,以及司法過程中,刑事手段干預經濟糾紛等問題,作出了審慎使用強制措施、加強司法保護、對企業經營者羈押必要性審查等規定。

第七章“附則”。是關於施行日期的規定。

以上説明連同草案,請一併審議。

江西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草案)

目 錄

第一章 總 則

第二章 市場主體保護

第三章 市場環境

第四章 政務服務

第五章 監管執法

第六章 法治保障

第七章 附 則

第一章  總  則

第一條 為了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維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促進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推進政府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根據國務院《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和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結合本省實際,制定本條例。

第二條 本條例所稱營商環境,是指企業等市場主體在市場經濟活動中所涉及的體制機制性因素和條件。

本省行政區域內的優化營商環境工作,適用本條例。

第三條 優化營商環境,應當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以市場主體需求為導向,以深刻轉變政府職能為核心,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踐行“有事必應、無事不擾”的服務理念,持續對標國際國內先進水平,打造一流的市場環境、一流的政務環境和一流的法治環境,實現政策優、成本低、服務好、辦事快的營商環境目標,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為各類市場主體投資興業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良好環境。

第四條 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的領導,建立健全優化營商環境工作協調機制,完善優化營商環境的政策措施,及時協調解決重大問題,統籌推進、督促落實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政府主要負責人是優化營商環境的第一責任人。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發展改革部門為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的主管部門,負責組織、指導、協調優化營商環境日常事務。市、縣(區)人民政府也可以確定其他部門為本地區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的主管部門。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各自職責,做好優化營商環境相關工作。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可以設立優化營商環境諮詢委員會,負責收集、反映市場主體對營商環境的訴求,為營商環境改革提供決策諮詢。

第五條 省人民政府應當健全營商環境評價機制,完善營商環境評價體系,定期對本省的營商環境狀況進行評價,並將評價結果向社會公佈。

各地、各部門應當根據營商環境評價結果,及時調整完善優化營商環境的政策措施。

開展營商環境評價,不得影響各地、各部門正常工作,不得影響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增加市場主體負擔。任何單位不得利用營商環境評價謀取利益。

第六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納入政府績效考核,並作為重要考核指標。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對在優化營商環境工作中做出顯著成績的單位和個人,按照國家和本省有關規定給予表彰和獎勵。

第七條 各地、各部門在推進贛江新區、鄱陽湖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江西)、景德鎮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江西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等國家戰略中,應當對標國際國內先進水平,在法治框架內先行先試,制定首創性、差異化的優化營商環境具體措施。

第八條 省人民政府對未達到國家和本省要求的優化營商環境目標或者在全省營商環境評價中排名靠後的市、縣(區)人民政府主要負責人實行約談,督促其優化營商環境。

第九條 優化營商環境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任何單位和個人有權利和義務維護本地區的營商環境。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優化營商環境社會監督員制度,聘請企業經營者、有關社會人士作為監督員對營商環境進行監督,發現營商環境問題,及時提出意見和建議。政府及有關單位應當接受社會監督員的監督,及時整改查實的問題。

第十條 加強對優化營商環境工作的宣傳引導,全面宣傳優化營商環境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推廣典型經驗。

確定每年11月1日為江西營商環境日,積極營造開放包容、互利合作、誠實守信、親商安商、文明和諧的社會氛圍。

發揮報刊、廣播電視和網絡等媒體輿論監督作用,對損害營商環境的行為和典型案件予以公開曝光,使人人都是營商環境、人人優化營商環境成為全社會的自覺行動。

第十一條 市場主體應當遵守法律法規,恪守社會公德和商業道德,誠實守信、公平競爭,履行安全、質量、勞動者權益保護、消費者權益保護、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法定義務,在國際經貿活動中遵循國際通行規則,依法接受各方面監督。

第二章  市場主體保護

第十二條 保障各種所有制經濟平等受到法律保護。依法保障各類市場主體平等使用資金、技術、人力資源、土地使用權及其他自然資源等各類生產要素和公共服務資源,依法平等適用國家和本省各類支持發展的政策。

第十三條 依法保護市場主體的財產權和其他合法權益,保護企業經營者人身和財產安全。

嚴禁違反法定權限、條件、程序對市場主體的財產和企業經營者個人財產實施查封、凍結和扣押等行政強制措施;依法確需實施前述行政強制措施的,應當限定在所必需的範圍內。

禁止在法律、法規規定之外要求市場主體提供財力、物力或者人力的攤派行為。市場主體有權拒絕任何形式的攤派。

建立完善涉政府產權糾紛治理機制,妥善處理歷史形成的涉政府產權糾紛問題,對社會反映強烈的涉政府產權糾紛,加強協調、督辦,切實維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

第十四條 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落實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建立健全知識產權快速協同保護機制,優化知識產權行政保護與司法保護的銜接,開展知識產權公益訴訟,加強新業態、新領域創新成果的知識產權保護,加大對反覆侵權、惡意侵權等違法行為的查處力度。健全知識產權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逐步構建覆蓋全省的知識產權維權援助服務體系。

第十五條 營造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環境,保障中小企業公平參與市場競爭,支持中小企業創新創業。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在財政扶持、費用減免、金融支持、公共服務等方面制定專項政策,支持中小企業發展。

第十六條 完善中小投資者權益保護機制,保障中小投資者的知情權、表決權、收益權和監督權,發揮中小投資者服務機構在持股行權、糾紛調解、支持訴訟等方面的職能作用,提升中小投資者維護合法權益的便利度。

第十七條 培育和發展各類行業協會商會,行業協會商會應當與行政機關脱鈎。行業協會商會應當完善自律性管理約束機制,規範會員行為,收集並反映會員合理訴求,維護市場秩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強制或者變相強制市場主體入會、退會。

行業協會商會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對已取消的資格資質變相進行認定,不得違規收取費用、出具虛假證明或者報告、謀取不正當利益,不得干擾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或者擾亂市場秩序,不得組織市場主體從事法律法規禁止的壟斷活動,不得強制或者變相強制市場主體參加評比、達標、表彰、培訓、考核、考試以及類似活動。

第三章  市場環境

第十八條 嚴格落實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不得另行制定市場準入性質的負面清單。市場準入負面清單以外的領域,各類市場主體均可以依法平等進入。

平等對待內外資企業。嚴格執行外商投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便利外商投資企業登記註冊,落實外商投資信息報告制度。

第十九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持續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深入推進“證照分離”改革,持續精簡涉企經營許可事項,依法採取直接取消審批、審批改為備案、實行告知承諾、優化審批服務等方式,對所有涉企經營許可事項進行分類管理,為企業取得營業執照後開展相關經營活動提供便利。除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特定領域外,涉企經營許可事項不得作為企業登記的前置條件。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將信息採集、記載公示、管理備查類的一般經營項目涉企證照事項,以及企業登記信息能夠滿足行政管理需要的涉企證照事項整合到營業執照上,不再發放被整合的證照。

第二十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優化市場主體登記註冊機制,優化企業登記、公章刻制、申領發票、社保登記等企業開辦服務,依託江西省企業開辦“一網通辦”平台,全面推行企業開辦全程網上辦理。

企業申請辦理地址等相關變更登記的,有關部門應當依法及時辦理,不得違背企業意願限制企業自由遷移。除法律、法規、規章另有規定外,企業遷移後其持有的有效許可證件不再重複辦理。

第二十一條 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政務誠信建設,並遵守下列規定:

(一)保持政策的連續和穩定,依法作出的規劃、行政決定等不得隨意改變;

(二)在法定權限內製定招商引資優惠政策,並嚴格執行;

(三)不得以政府換屆、相關責任人調整或者當地政府政策調整等為由不履行、不兑現,或者遲延履行、遲延兑現與市場主體簽訂的有效合同以及承諾的合法優惠條件;

(四)因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其他法定事由需要改變合同約定、承諾的合法優惠條件的,應當依照法定權限和程序進行,給市場主體造成損失的,應當予以相應補償。

第二十二條 加大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力度,預防和制止市場經濟活動中的壟斷行為、不正當競爭行為以及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加大對壟斷、不正當競爭案件的審理和執行力度,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第二十三條 招標投標、政府採購、土地使用權和礦業權出讓、國有產權交易等公共資源交易應當公開透明、公平公正,依法平等對待各類所有制和不同地區的市場主體,不得以不合理條件或者產品產地來源等進行限制或者排斥。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深化公共資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推進公共資源全過程電子化交易,推進招標投標異地遠程評標,依法公開交易及履約信息,保障市場主體平等參與交易活動。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加強公共資源交易監管,推進全過程在線實時監管,建立健全公共資源交易市場和履約現場聯動機制,推進市場主體履約行為信用評價和行政處罰結果在公共資源交易過程中的運用,嚴厲打擊串通投標、騙取中標、以行賄謀取中標等違法行為。

第二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建立統一規範、競爭有序的人力資源市場體系,打破城鄉、地區、行業分割和身份、性別等歧視,加強人力資源服務標準化建設,促進人力資源有序社會性流動和合理配置。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創新人才工作機制,制定人才培養、引進、交流和激勵保障措施,健全人才供求信息網絡,推動國內外人才智力交流與合作。加大對高層次人才、高技能人才引進力度,在收入分配、住房、醫療、社會保險、配偶安置、子女入學等方面提供保障。加大對本地專業技術人才和技工人才的培養力度。

按照國家規定取消水平評價類技能人員職業資格,推行社會化職業技能等級認定。

鼓勵高等院校按照我省產業需求優化學科專業設置與人才培養結構,支持高等院校與省內企業開展校企合作,培養技能型、應用型和複合型專門人才。

第二十五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完善創新創業的扶持政策和激勵措施,多渠道增加創新投入,支持市場主體持續推進產品、技術、商業模式、管理等創新。

鼓勵支持技術(產業、製造業)創新中心、工程研究中心、產業技術研究院、企業技術中心等建設,積極爭取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落地,促進新型研發機構發展。鼓勵支持企業申報國家高新技術企業,鼓勵推廣“首台(套)”技術和創新產品的應用。

鼓勵支持高校、科研院所與市場主體共同推進科技成果轉化,完善產學研用利益聯結機制,降低企業創新活動成本。

第二十六條 嚴格落實國家各項減税降費政策和省內降成本措施,加大政策宣傳輔導,強化政策跟蹤督促,及時研究解決政策落實中的具體問題,確保政策全面及時惠及市場主體。

第二十七條 對政府性基金、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涉企保證金和政府定價的經營服務性收費實行目錄清單管理,目錄清單應當向社會公佈,目錄清單之外的前述收費和保證金一律不得收取。推廣以金融機構保函和融資擔保機構保函替代現金繳納涉企保證金。

第二十八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支持力度,提高信貸規模和比重,降低綜合融資成本。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不得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設置歧視性要求,不得在授信中設置不合理條件,同等條件下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貸款利率和貸款條件應當保持一致。

金融監督管理部門應當督促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清理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不公平的規定,加大對銀行機構盲目抽貸、壓貸、斷貸行為的監管督導力度。

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建立新型政府、銀行、擔保機構合作關係和風險分擔機制,進一步釋放“財園信貸通”“科貸通”的政策效應,擴大融資擔保規模。鼓勵和支持金融機構創新抵質押融資方式,拓展抵質押範圍,加大知識產權、林權、土地經營權等抵質押融資。

加強銀行業金融機構與政務服務監督管理部門互動,依法推進市場監督管理、税務、不動產登記、環保等政務數據在金融領域開放和應用,並依法保護市場主體的商業祕密、個人信息。

第二十九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鼓勵支持企業拓寬直接融資渠道,推動更多企業赴境內外資本市場融資,支持企業通過多種形式實施債券融資。

進一步培育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依託江西聯合股權交易中心,鼓勵上市後備企業、高成長性企業和有條件的非上市公司進行股改並開展股權融資。

培育發展天使投資、創業投資、私募股權投資、產業投資基金等股權投資基金。

第三十條 鼓勵依託政府性引導基金對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發展產業等領域的企業進行市場化投資和幫扶支持,幫助經營正常、資金流動性暫時困難的企業紓困解難。

鼓勵各地出台保費補貼政策,引導保險機構推出企業經營意外險,彌補突發公共事件等不可抗力因素導致的企業損失。

第三十一條 供水、供電、供氣、排水與污水處理、通信、郵政、廣電等公用企事業單位,應當公開服務標準、服務流程、辦理時限、資費標準等信息,向市場主體提供安全、便捷、穩定和價格合理的服務,不得利用壟斷地位以指定服務、拖延服務等方式強迫市場主體接受不合理的服務條件,不得以任何名義收取不合理費用。公用企事業單位應當簡化報裝手續、優化辦理流程、壓縮辦理時限,提高服務效率和服務質量。

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加強對公用企事業單位運營的監督管理。

第三十二條 國家機關、事業單位不得違約拖欠市場主體的貨物、工程、服務等各項賬款,大型企業不得利用優勢地位拖欠中小企業賬款。

本省通過加強預算管理、審計監督、嚴格責任追究等措施,建立防範和治理國家機關、事業單位拖欠市場主體賬款的長效機制。

第三十三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市場監督管理等部門應當建立多元化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強化部門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整合市場監管、人社、税務、海關、商務等部門的企業退出流程,推進企業註銷“一網”服務。

對設立後未開展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無債權債務以及人民法院強制清算或者裁定破產終結的市場主體,可以按照簡易程序辦理註銷。

第三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與人民法院建立企業破產處置協調聯動機制,統籌推進業務協調、信息共享、民生保障、風險防範、工作經費保障等工作,依法支持市場化債務重組,及時協調解決企業破產過程中產生的財產處置、税務辦理、證照更換、職工安置、信用修復等問題。

支持人民法院完善破產審判組織體系建設。人民法院應當建立破產案件繁簡分流、快速審理機制,簡化破產案件審理流程,提高審判質效。

支持破產管理人開展破產企業的清算和重整工作,破產管理人查詢破產企業註冊登記、社會保險費用繳納、銀行存款、不動產、車輛、知識產權等信息時,有關政府部門、金融機構應當予以配合。

第四章  政務服務

第三十五條 各級人民政府及其部門應當進一步增強服務觀念、轉變工作作風、提高行政效率,牢固樹立事事馬上辦、人人釘釘子、個個敢擔當的意識,為市場主體提供規範、便利、高效、暖心的政務服務。

第三十六條 省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編制、公佈並及時修訂省市縣鄉四級政務服務事項(包括行政權力事項和公共服務事項,下同)目錄、標準化工作流程和辦事指南,壓縮自由裁量權,推進同一事項實行無差別受理、同標準辦理。辦事指南應當明確事項辦理條件、所需材料、環節、時限、收費標準、聯繫方式、投訴渠道等內容。沒有法律、法規、規章依據,不得增設政務服務事項辦理條件和環節,不得延長辦理時限。辦事指南中的辦理條件、所需材料不得含有其他、有關等模糊性兜底要求。

第三十七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創新行政管理和服務方式,提高行政效能,根據實際情況,推行政務服務事項當場辦結、一次辦結、限時辦結等制度,實現集中辦理、就近辦理、網上辦理、異地可辦、容缺辦理。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條件的開發區應當設立統一的政務服務大廳。本區域內依申請類政務服務事項一般應當進駐政務服務大廳統一辦理,大廳中部門分設的服務窗口應當創造條件整合為綜合窗口,提供一站式服務。服務窗口應當規範管理,加強窗口工作人員配置和業務培訓,提高服務質量和效能。

鄉鎮人民政府和街道辦事處應當設立綜合便民服務中心。

各級政務服務大廳和綜合便民服務中心應當推行延時錯時預約服務和幫辦代辦服務。

各地、各部門應當依託全省政務服務“好差評”系統,主動接受市場主體評價,及時對收到的差評和投訴進行調查核實、整改和反饋。

第三十八條 省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依託全省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整合分散的政務服務資源和審批服務系統,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信息技術手段,加快建立政務信息共享機制,推進各地、各部門業務辦理系統與全省“一窗式”綜合服務平台全面對接,促進政務服務跨地區、跨部門、跨層級、跨系統數據共享和業務協同,推動政務服務事項在全省範圍內實現“一網通辦”。

充分發揮江西政務服務網、“贛服通”等平台作用,推動政務事項實現“掌上辦”。

各地、各部門應當推動政務服務大廳與全省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全面對接融合,市場主體有權自主選擇政務服務辦理渠道,行政機關不得限定辦理渠道。

第三十九條 加強電子簽名、電子印章和電子證照的推廣應用。企業辦理政務服務事項,使用的符合法律規定條件的電子簽名,與手寫簽名或者蓋章具有同等法律效力;電子印章與實物印章具有同等法律效力;電子證照與紙質證照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第四十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依託“贛服通”、江西政務服務網等平台設立企業服務專區,提供精準的政策諮詢、政策推送、免費訂閲、政策兑現等服務。涉企政策制定部門應當在政策印發後五日內在企業服務專區統一公佈,並通過宣傳、解讀和接受諮詢等多種形式,及時為市場主體提供高效便捷的涉企政策服務。

各級政務服務大廳應當設立政策兑現辦理窗口,實現線上線下融合辦理。

第四十一條 實行行政許可清單管理制度,行政許可事項清單應當向社會公佈,並進行動態調整。在行政許可事項清單之外,不得違法設定或者以備案、登記、註冊、目錄、規劃、年檢、年報、監製、認定、認證、審定以及其他任何形式變相設定或者實施行政許可。對國家和本省已經取消的行政許可事項,不得繼續實施、變相恢復實施或者轉由行業協會、商會以及其他組織實施。

對實行行政許可管理的事項,行政機關應當通過整合實施、下放審批層級等多種方式,優化審批服務,提高審批效率,減輕市場主體負擔。符合相關條件和要求的,可以按照有關規定採取告知承諾的方式辦理。

第四十二條 持續深化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支持有條件的市、縣(區)和開發區開展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試點,組建行政審批局。行政審批局作出的行政許可決定具有法律效力,原主管部門不得再要求市場主體加蓋本部門印章,法律、法規、規章另有規定的除外。

行政審批局應當接受上級人民政府有關部門的業務指導,對以其名義實施的行政許可的結果負責,並與依法履行事中事後監管職責的行政機關做好銜接工作。

第四十三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深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精簡審批要件,簡化技術審查,推動實施一口受理、網上辦理、規範透明、限時辦結。

本省推行投資項目“容缺審批+承諾制”辦理模式,對項目開工之前需辦理的行政審批、強制性中介服務等事項,在具備主審材料但暫時缺少可容缺報審材料的情形下,經項目單位自願申請、書面承諾按照規定補齊,審批部門可以先行辦理,法律、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強化省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台作用,各相關部門在線審批業務系統應當主動對接、推送數據,實現統一賦碼、信息互通、業務協同,提高審批效率和服務質量。

第四十四條 全面開展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創新集成審批模式,實現統一審批流程、統一信息數據平台、統一審批管理體系、統一監管方式。

在各類開發區、工業園區、產業集聚區、新區、特色小鎮和其他有條件的區域,推行由政府對壓覆重要礦產資源、環境影響評價、節能評價、地質災害危險性評估、地震安全性評價、規劃水資源論證、洪水影響、水土保持、文物保護和考古、氣候可行性等評估評價事項實行統一區域評估,不再對區域內的市場主體單獨提出評估要求。區域評估的費用不得由市場主體承擔。

第四十五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國家促進跨境貿易便利化的有關要求,依法削減進出口環節審批事項和單證,取消不必要的監管要求,優化簡化通關流程,推行國際貿易“單一窗口”辦理模式,建立信息互換、監管互認、執法互助工作機制,提高通關效率。推廣應用“提前申報”模式、“先驗後檢”監管、税費自報自繳、關税保證保險等便利化措施。

口岸收費實行收費清單公示制度,清單以外不得收取任何費用。口岸經營服務單位應當在經營場所主動向社會公佈服務內容和收費標準,不得利用優勢地位設置不合理的收費項目。

第四十六條 税務機關應當深化辦税便利化改革,持續優化辦税流程、壓縮辦税時間、精簡辦税資料、拓寬辦税渠道、減少納税次數、公開辦理時限,推行全程網上辦税和使用電子發票。進一步優化對納税人、繳費人、扣繳義務人履行繳税義務的事中事後監管。

第四十七條 不動產登記機構應當優化不動產登記辦事流程、精簡辦理環節、公開辦理時限,壓縮辦理時間、提高服務效率。

不動產登記機構應當加強與住房和城鄉建設、税務等部門的協作,實行不動產登記、交易和繳税“一窗受理、並行辦理”。在本省規定的不動產登記時限內,各地應當確定並公開具體辦理時間。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託國家統一建立的動產和權利擔保登記公示系統進行動產和權利擔保登記,便利市場主體運用動產以及應收賬款、知識產權等權利進行擔保融資。

第四十八條 各級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法編制、公佈並及時更新證明事項清單,列明設定依據、索要單位、開具單位、辦理指南等,清單之外,政府部門、公用企事業單位和服務機構不得索要證明。沒有法律、法規或者國務院決定依據的證明事項,一律取消。

各地各部門之間應當加強證明的互認共享,不得重複索要證明。

對有關部門要求申請人提供的證明,能夠通過事中事後監管糾正虛假承諾行為且不會產生嚴重危害後果的,可以按照相關規定實行告知承諾制辦理。

第四十九條 省人民政府審批改革部門應當組織有關部門按照法律、法規或者國務院決定編制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清單,並向社會公佈。未列入清單的中介服務事項,不得作為辦理行政審批的條件。中介服務機構應當明確辦理法定行政審批中介服務的條件、流程、時限、收費標準,並向社會公開。

行政機關不得為市場主體指定或者變相指定中介服務機構;除法定行政審批中介服務外,不得強制或者變相強制市場主體接受中介服務;行政機關所屬事業單位、主管的社會組織及其舉辦的企業不得開展與本機關所負責行政審批相關的中介服務,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

行政機關在行政審批過程中需要委託中介服務機構開展技術性服務時,應當通過競爭性方式選擇中介服務機構,並自行承擔服務費用,不得轉嫁給市場主體承擔。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託全省統一的網上中介服務超市,加強規範中介市場管理,提高中介服務質量和效率。

第五十條 各級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按照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要求,建立規範化常態化政企溝通機制,推行省市縣領導掛點聯繫幫扶園區和企業等工作機制,政府主要領導每年至少召開一次企業座談會,及時聽取市場主體的反映和訴求,為企業提供有針對性的政策信息,協調解決企業的困難和問題。

第五章  監管執法

第五十一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依法編制監管事項目錄清單,明確監管部門、事項、對象、措施、設定依據、流程、結果、層級等內容,實行動態管理並定期向社會公佈。

第五十二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銜接落實對應領域國家監管規則和標準體系,依法依規建立完善地方監管規則和標準體系,並向社會公開。嚴格依照管理標準、技術標準、安全標準、產品標準開展監管,以科學合理的規則標準提升監管有效性,降低遵從和執法成本。

第五十三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加強市場主體信用信息、承諾信息公開和共享,並利用區塊鏈等現代信息技術,依託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台,構建全省統一信用綜合評價服務平台,創新信用監管方式,拓展信用服務領域,推動市場主體依法誠信經營,為誠信市場主體提供優質高效便捷服務。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以公共信用綜合評價結果、行業信用評價結果等為依據,對監管對象進行分級分類,根據信用等級高低採取差異化的監管措施。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對市場主體及經營者依法審慎選擇採取懲戒措施的方式,不得隨意使用降低信用等級、公開曝光等措施,確保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秩序。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法依規健全信用修復機制,公佈失信修復的條件、標準、流程等要素,對於完成信用修復的市場主體,有關部門應當及時停止公示其失信信息,並告知其處理情況。

第五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在除直接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和人民羣眾生命健康等以外的行業、領域,實行“雙隨機、一公開”監管,隨機抽取檢查對象、隨機選派執法檢查人員、抽查事項及查處結果及時向社會公開。

對直接涉及公共安全和人民羣眾生命健康等特殊行業、重點領域,依法依規實行全覆蓋的重點監管,並嚴格規範監管程序;對通過投訴舉報、轉辦交辦、數據監測、依法檢驗等發現的問題,應當有針對性進行檢查並依法依規處理。

第五十五條 按照鼓勵創新原則,對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等實行包容審慎監管,針對其性質、特點分類制定和實行相應的監管規則和標準,留足發展空間,同時堅守質量和安全底線,不得簡單化予以禁止或者不予監管。

省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應當建立健全市場主體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包容審慎監管制度,明確可以不予行政處罰的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的具體情形。

第五十六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託國家統一建立的在線監管系統,推進部門業務監管系統與省“互聯網+監管”系統對接聯通,形成以國家系統為總樞紐、省系統為支撐的一體化在線監管平台。依託一體化在線監管平台,推行以遠程監管、移動監管、預警防控為特徵的非現場監管。全面匯聚監管數據,充分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等技術,不斷提升監管的精準化、智能化水平。

第五十七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建立健全跨部門、跨區域行政執法聯動響應、協作機制和專業支撐機制,實現違法線索互聯、監管標準互通、處理結果互認。

同一部門對市場主體實施的多項檢查,應當合併進行。多個部門對同一市場主體檢查的,應當明確由一個部門牽頭組織實施聯合檢查。

推行綜合執法,整合行政執法職能,深化農業農村、文化和旅遊、生態環境、交通運輸、市場監督管理等領域綜合執法改革,加強綜合執法標準化建設,實現嚴格、規範、公正、文明執法。

第五十八條 行政執法機關應當實行行政執法公示制度,依法及時準確向社會公開有關行政執法基本信息、結果信息。實行行政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通過文字、音像等方式,對行政執法行為進行記錄並歸檔,實現全過程留痕和可回溯管理。實行重大行政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在作出重大執法決定前,應當進行法制審核,未經法制審核或者審核未通過的,不得作出決定。

行政執法人員實施行政檢查,應當嚴格依法依規進行,不得妨礙市場主體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不得索取或者收受財物,不得為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不出示行政執法證件的,被檢查對象有權拒絕接受檢查。

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行政執法監督,防止、糾正違法和不當行政行為。

第五十九條 行政執法中應當推廣運用説服教育、勸導示範、行政指導等非強制性手段,依法慎重實施行政強制。採用非強制性手段能夠達到行政管理目的的,不得對企業和企業經營者實施行政強制;違法行為情節輕微或者社會危害較小的,可以依法不實施行政強制。

除法律、法規、規章明確規定或者對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公民生命健康有危害的市場主體行為以外,一般不予限制市場主體生產經營行為。確需採取限產、停產、關閉等行政管理措施的,應當嚴格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實施,除依法需責令關閉企業的情形外,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應當為企業預留必要的流動資金和往來賬户,減少對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

禁止將罰沒收入與行政執法機關利益掛鈎。

第六十條 省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依法健全行政執法裁量基準制度,細化、量化裁量標準,規範裁量範圍、種類、幅度,嚴格限定裁量權的行使。

行政執法裁量權基準應當依據法律、法規、規章的制定或者修改、廢止情況及行政執法工作中發現的問題,實行動態調整並及時予以公示。

各級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嚴格執行行政執法裁量基準,不得擅自突破裁量基準實施行政處罰。

第六章  法治保障

第六十一條 本省應當根據優化營商環境需要,依照法定權限和程序及時制定或者修改、廢止有關地方性法規、規章、規範性文件。制定與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密切相關的地方性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應當進行公平競爭審查及合法性審核,併合理把握出台節奏和力度,確定是否為市場主體留出必要的政策適應調整期。

在制定與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密切相關的地方性法規、規章和規範性文件時,應當充分聽取市場主體和行業協會商會意見。除依法需要保密外,應當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並建立健全意見採納情況反饋機制。

第六十二條 司法機關應當加強對市場主體合法權益的保護,對干擾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強迫交易以及威脅、恐嚇、人身攻擊、人身傷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侵害市場主體人身安全、財產安全的違法犯罪行為,應當及時依法處置。

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刑事犯罪的界限,堅決防止以刑事立案阻礙民事案件審理,堅決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預經濟糾紛。對涉嫌犯罪的企業經營者,依法慎重採取拘留、逮捕等人身強制措施,嚴禁超標的、超範圍、超時限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財產性強制措施,最大限度減少司法活動對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產生的不利影響。

司法機關對企業經營者羈押應當進行必要性審查。對已經逮捕的企業經營者,不需要繼續羈押的,檢察機關應當及時決定或者建議其他司法機關變更強制措施。

第六十三條 暢通糾紛解決渠道,完善調解、仲裁、行政複議、行政裁決和訴訟等有機銜接、相互協調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全面推進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建設,為市場主體提供高效便捷的糾紛解決途徑。能夠依法直接處理或者通過調解方式化解糾紛的,應當及時處理,不得拒絕申請。

第六十四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暢通營商環境投訴維權渠道,通過“12345”市民服務熱線、江西政務服務網、“贛服通”等平台接受市場主體的投訴舉報,及時響應和處置市場主體合理、合法訴求,無法解決的,應當及時告知並説明情況。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加強營商環境投訴維權處置力度,充分發揮非公有制企業維權服務中心和涉政府產權糾紛治理、拖欠中小企業欠款治理等協調機制的作用,持續推動涉企權益保護工作。

第六十五條 各級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當創新公共法律服務管理體制和工作機制,整合律師、公證、司法鑑定、調解、仲裁等公共法律服務資源,加快推進公共法律服務體系建設,為優化營商環境提供全方位法律服務。

第六十六條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每年向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優化營商環境工作,人大常委會可以採取聽取專項工作報告、執法檢查、專題調研、視察、質詢、詢問等方式對優化營商環境工作進行監督。

第六十七條 違反本條例規定的行為,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已規定法律責任的,從其規定。

第六十八條 國家機關、單位及其工作人員在優化營商環境工作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關部門責令改正;情節嚴重的,依法追究責任:

隨意改變依法作出的規劃、行政決定,給市場主體造成嚴重損失的;

(二)未按照法定權限制定招商引資優惠政策並嚴格執行的;

(三)不履行、不兑現,或者遲延履行、遲延兑現與市場主體簽訂的有效合同以及合法優惠條件的;

(四)違法採取限產、停產、關閉等限制市場主體生產經營行為,給市場主體造成嚴重損失的;

(五)違約拖欠市場主體的貨物、工程、服務等各項賬款的;

(六)對企業經營者羈押未進行必要性審查的;

(七)對市場主體超標的、超範圍、超時限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財產性強制措施的;

(八)違反“一網通辦”要求,限定市場主體辦理渠道的;

(九)違背企業意願限制企業自由遷移的;

(十)對核查屬實的差評事項,拒不整改的;

(十一)其他不履行優化營商環境職責或者損害營商環境的情形。

第六十九條 對在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探索中出現失誤或者偏差,符合下列容錯情形和條件之一的,應當予以免責或者減輕責任:

(一)符合國家和本省決策部署精神,有利於改革創新和發展大局的;

(二)在法治框架內大膽探索、先行先試的;

(三)出於公心、擔當盡責,沒有為個人、親屬、他人或者單位謀取不正當利益的;

(四)由於不可抗力、難以預見等因素造成,沒有主觀故意的;

(五)在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前提下,貫徹執行民主集中制,經過民主決策、集體決策程序,或者特殊情況下臨機決斷、事後及時履行報告程序的;

(六)積極主動挽回損失、消除不良影響或者有效阻止危害結果發生的。

第七章  附則

第七十條 本條例自2020年 月 日起施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